25扇子
医师
医师
  • 注册日期2017-02-23
  • 金钱2570RMB
  • 威望170点
  • 贡献值0点
  • 交易币0
阅读:347回复:0

我们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,才知道生命的意义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9-01-02 11:06
雪伦硅胶义乳 / 2019-01-02 我们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,才知道生命的意义。
 
 这句话是己故的复旦大学博士于娟女士的书《此生未完成》中的一句话。绿色的字体,在整本书的扉页上只占据了小小的一行。就是这小小的一句话却深深抵达我心深处,深深刺痛了我。
 
 2016年8月,我第一次读这本书,彼时的我刚刚因乳腺癌右乳全切,如同木乃伊一样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能动。
 
 朋友为了鼓励我活下去,将于娟女士的遗作送给我。
 
 时至今日,我经历化疗,放疗、再经历癌细胞转移。被化疗折磨的死去活来,无数次想放弃的时候,这本书也一次次的被我翻阅。
 
 书中主人公所经历的种种,在我身上上演。她对生命的思考,面对病魔的勇气,对生活的渴望一次次激励着我。
 
 1
 
 失去方知珍贵
 
 于娟是海归,博士,复旦大学讲师,有一个爱她的老公,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土豆。
 
 如果没有乳腺癌,她将沿着设定的轨迹坚实地实现人生规划。去哈佛做访问学者,回国写论文、拿课题、评副教。还准备生个女儿,准备说服政府在家乡做环境项目。
 
 可是这些铿锵的韵律在她32岁那年,遇到了休止符,人生华章戛然而止。
 
 于娟在文中写到“有太多的计划要完成,有太多的事情要应付,总是觉得等做好了手头的事情,陪父母也是来得及的。”
 
 反正人生很长,时间很多。
 
 如同于娟博士一样,我也有幸福的家庭,有可爱的孩子,有自己热爱的工作。也曾给自己立下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,达到什么样的要求,也曾拼了命地加班,也有无数个计划与梦想。
 
 但是这一切,在我躺在病床上,饮食起居都需要他人照顾的时候。什么念头,什么计划,什么梦想都没有了。唯一的愿望就是我什么时候能动,什么时候能下床,什么时候能去看看天边的太阳。
 
 当一个人失去什么的时候,方知什么才是最珍贵的。病了的时候,才知道健康的活着是件多么幸福的事。
 
 2
 
 黄泉路上无老少
 
 这几年,我一直在医院治疗,去医院的次数多了,看到无数的新老面孔病友。老的,少的,男的,女的,富裕的,贫穷的。但是癌症面前,不管您是谁,不管您是名人或是普通人,不管您是男人或是女人。
 
 曾在医院看到80多岁身患癌症。也看到邻床的病友漂亮的小姑娘刚刚17岁,花季的年龄患癌,大把的好时光,却用来和癌症做斗争。
 
 我在得知自己患癌的时,也非常懊悔我为什么会得癌,得癌症的为什么会是我。容不得我去后悔,就必须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化疗。
 
 曾经,我以为,化疗,放疗,然后疗程走完,我就康复。但是癌细胞的发展远远不是你所控制的。
 
 对于健康,我失控了。
 
 越来越多的数据显示,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癌症第一大国。每年新发病例达 429 万例,死亡人数高达 300 万人。每天约 1 万人被诊断为癌症,平均每分钟就有 7 个人。
 
 根据抗癌协会公布的统计数据:我国癌症发病年龄提前了15-20年。原来50-80岁才容易患上的癌症,已经提早到了35-55岁。在医院里见到的大部分都是如我一般40多的中年女性。
 
 3
 
 我们想要的是什么
 
 蔡澜曾说过:“人生中的烦恼和恐惧 ,都是因为“太想要”,可往往得到的越多,失去的也越多。”
 
 先生的一位战友多年前辞职去了新疆。只因为那里能够拿挣到到更多钱。几年来,钱挣了不少,但他每年和家人相聚的时间也短。
 
 战友相聚,大家都劝他,在家门口找个工作算了。他总是说;“再挣够一套房子钱就不再去了。
 
 结果,一场车祸,他永远回不来了,他年迈的父母失去了儿子,他的儿子失去了那个叫爸爸的人。
 
 得到同学因心梗去世的消息,我刚刚从医院结束一期化疗出来。在我的印像中,同学身体健壮很少生病。
 
 丧礼上,他的妻哭的悲痛欲决,说他忙着开第六家分店,总在说心口痛,但是一直没有抽时间去看,结果就在分店开业的前一天,倒下再没起来。
 
 生意越做越大,钱越挣越多,但是意外与明天,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会先来。
 
 房子、金钱、生命哪个更重要。大家很早就明白一个道理:没有钱寸步难行。总以为钱可以做很多事,于是我们拼了命地去赚钱。
 
 我们原以为,有了钱,可以好好地活。直到我自己生病后,才知道,除了生死,世间无大事。道理我们都懂,可是能做到的又有多少。
 
 4
 
 拿命换钱,钱能换到命吗
 
 如果不是我自己患癌,我永远不知道活着有这么难。
 
 前段时间,《我不是药神》上影,引曝朋友圈,天价药逼的患病的人在生命与金钱中无奈的挣扎与选择。2.3万元1瓶,1瓶管1个月,吃,要钱,不吃要命,这是癌症病人艰难的选择,
 
 而现实中的残酷比影片更激烈。
 
 在《此生未完成》这本书里,于娟博士曾写到曾提到:“乳腺癌的靶向药赫赛汀2.5万一支。一个小小的眼药水瓶价值2.5万,而且不医保完全现金支付,让人匪夷所思。”
 
 但是它是靶向药物,它有用,它副作用比一般化疗药物小,于是有无数像光头这样的病人家属穷其所能去找钱,卖房、借钱、背债,为就为了这么个小不点瓶子,让自己的亲人太平21天。
 
 我患癌后,因为晚期,需要使用赫赛汀,但是一支2.5万元的天价,是我和先生两人薪水加起来也购不起,我们曾来没有想到过,我们会如此的贫穷,穷到一针药钱都付不起。
 
 看不起病,吃不起药是我们的悲哀,也是无数人的悲哀。
 
 可喜的事,赫赛汀在2017年9月纳入医保,使2.5万一支的天价药降到0.7万一支,不少病友开始使用。
 
 可惜的是,花费巨大的赫赛汀没能控制住我的癌细胞。
 
 而新上市的靶向药1万元1瓶,一个月需要2瓶,就是2万元一月。可怜的我们,挣钱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要命的速度。
 
 年轻时以命换钱,等到要拿钱换命的时候,才发现,根本换不来,也换不起。
 
 马云说,最贵的床是病床
 
 自己患癌,才知道活着到底有多难。底层没有“神”,只有生存。你会发现:在钱面前,可以做任何事,在命面前,可以付出所有的钱。
 
 我们要付出多大的代价,才能知道生命的意义。
游客

返回顶部